一亩田让凤山县百香果产业重现生机

广西省河池市凤山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2017年,当地农户开始种植百香果,后因市场销路不畅,当地农户快要放弃种植百香果了。就在这个时候,长寿山百香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销售负责人马良建开始通过一亩田帮助农户销售百香果,帮助用户逐渐恢复种植信心。

广西省河池市凤山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2017年,当地农户开始种植百香果,后因市场销路不畅,当地农户快要放弃种植百香果了。就在这个时候,长寿山百香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销售负责人马良建开始通过一亩田帮助农户销售百香果,帮助用户逐渐恢复种植信心。

用一亩田助农增收的副镇长

已经50多岁的吉林省白城市舍利镇刘镇长曾为镇里农产品销售的问题焦虑不已,后来在市商务局同事的引导下,开始尝试接触一亩田。对电商还略有陌生的刘镇长完全从零学起,很快便学会了基本的平台操作,并将镇上的花生、圆葱、玉米、西红柿、杂粮杂豆、活羊等农畜产品上线,5天内圆葱就销售16万斤,直接带动农民增收8万余元。

通过平台,舍利镇还对接了来自广东、河北、北京等全国各地的客商参观考察,并达成很多合作意向。如今,镇上圆葱已经售罄、西红柿销售价格也从0.8元涨到2元每斤。

每天登陆一亩田,“代办”之路更平坦

36岁的李喜宝是来自湖北老河口市一亩田用户,在外打工十几年的他深感家乡农产品销售的困难,2016年开始回到家乡,通过一亩田平台做起了专业代办,销售当地特色农产品。当地每年种植南瓜有2000亩,西瓜更是将近1万亩。通过一亩田平台,很多客商主动联络,每季都能在平台上卖出300多万斤。

李喜宝也并非局限在当地,而是根据农产品的上市季节活跃在周边各个地区,帮助各地农人卖货。不仅如此,李喜宝坚持每天登陆一亩田平台,即使受伤了也不间断,坚持发布产品信息,并通过一亩田平台的行情查询,引导当地农户的下一季度种植项目。“感谢互联网,感谢一亩田,让我可以在代办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带动更多农户快速的脱贫致富。”

他见证互联网为农产品市场带来的历史变革

江苏宿迁沭阳扎下镇的刘谋是中国千万名经纪人中普通的一员。一亩田为刘谋带来了更具优势的市场销售渠道。在最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总计为他带来近60万元的销售收入。线上交易金额的积累为刘谋展示了其自身的交易能力,一亩田成为刘谋积累个人信誉和商业能力最主要的平台。

“我的个人主页上显示已经持续经营1670天,历史浏览量达到25万人次,这些数字已经转化成为宝贵的资产,很多客户看到这些数据之后,也会无形的增加对我的信任。” 从最初的全国各地来回奔波跑业务,到后来借助互联网渠道寻找客户,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刘谋见证了农产品销售从传统线下渠道转变为互联网渠道的过程。2018年,他还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跟随一亩田脚步,线上交易金额向100万元冲刺。

因为一亩田 他重获新生

郎克月是安徽省阜南县王家坝镇和谐村的一位农民,他还有一个身份——农产品经纪人。2013 年查出来肾衰竭,在 2016 年做了肾脏移植手术,手术后从零开始入门从事农产品经纪人,一亩田也是他的领路人,现在所有产品都是通过一亩田销售出去的。

郎克月通过一亩田联系到了批发市场的采购商,将当地的毛豆收购价从原来的 0.4 元 -0.9 元 / 斤,提高至 1 元 / 斤以上(最高收购价达到了 1.9 元 / 斤),大葱收购价从原来的 0.6 元 / 斤提高至 1 元 / 斤左右,累计为贫困户一亩地多增加收入 2700 元,直接带动了王家坝镇 300 多名贫困户脱贫致富。

普通农家妇女的互联网电商之路

胡玉玲是来自陇南宕昌县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2014 年,回乡创业的胡玉玲从网销 1 斤黄芪开始,走上了销售中药材的电商之路。2018 年 7 月,仅用一个月,胡玉玲通过一亩田线上交易了二十余万元中药原材料,线下交易近十二万元,为贫困户家庭种植的中药材提供了强有力的销路保障。仅通过销售淫羊藿这一项单品,就帮助当地登记精准在册的 44 户贫困户每户增收 560 元。

未来,胡玉玲还将着手打造“互联网 + 合作社 + 基地”的新型农业模式,通过地道原产地药材的加工和销售,带动当地农户实现脱贫致富。